马伯庸《白蛇疾闻录》:法海的蜕变之旅

来源: 中国娱乐网  日期:2017-04-24 11:29:03

  马伯庸这版《白蛇疾闻录》看下来,对生化危机般的剧情并没有太大感触,反而是法海在西湖边的那段独白一直萦绕在脑海里。

  人妖混血,自幼受尽歧视,为了证明自己,用更加偏执的态度去对待同类……这一次的法海,性格和年龄都无比青涩,青涩得有一种近乎清教徒式的天真。但是随着剧情的磕磕绊绊,他的迷茫渐渐清醒,戾气也被磨去,终于露出了让人认同和喜欢的那一面。

  嗯,“认同”和“喜欢”,从有法海这个形象以来,这一步似乎从未有人做到过。

  林林总总看过不少版本的白蛇,有时会冒出一些奇怪的想法,比如,我们到底想要看到什么样的法海?

  传统故事中的法海,有两个形象。

  在冯梦龙《警世通言》中的《白娘子永镇雷锋塔》里,法海是得道高僧,当许仙(那时还叫许宣)发现老婆是妖怪,找到他求救,他大发慈悲,让许仙剃度,并镇压了白娘子。

  按当时的故事路子,这个法海几乎算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。

  而我们熟悉的那个法海的出现,在于这个故事被逐渐言情化之后。许仙和白娘子两情相悦,法海却非要和这两口子过不去,这恶人的帽子自然是跑不了。

  这两个形象,一正一反,主动去破坏人家婚姻的自不必说,即便是得道高僧,也显得太标签化,缺乏灵魂,更谈不上认同和喜欢。

  在现代,同样有两个法海的形象曾经深入人心,一个是《新白娘子传奇》中那个讨厌的老和尚,一个是电影《青蛇》中满脸正气的赵文卓。

  从时间上讲,《新白娘子传奇》和《青蛇》一个92年一个93年,属于同一时代,但是境界上,却有着明显的割裂。当《新白娘子传奇》还沉浸在爱情和原始道德的挣扎里无法自拔的时候,《青蛇》却已经在细腻的追求人性和神性的冲突。

  《青蛇》里,法海是下凡的神明,年纪轻轻,却法力无边,是非分明。他降妖手段狠辣,但是却困惑于白素贞的善心和爱情,神性与人性相持不下,最终造成了许仙和白素贞爱情的悲剧。

  赵文卓版的法海,英俊逼人、满身正气,虽然有些不近人情,但是终归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形象,让人过目难忘。不过,对这个人物喜欢是喜欢,但认同吗?

  他是神,不懂人间情爱,等他懂了,错已铸成。白素贞被自己兴起的大浪淹没,许仙被青蛇穿心而死,而法海,捧着新生的婴儿不知所措。

  自己所笃信的一切,都被证明是错的,这是难得的感悟,却是观者的遗憾。

  而这种遗憾,却意外地在《白蛇疾闻录》中被补全了。

  亲王这一版的法海,拥有无上法力,却只是人妖混血,他有着坚定的意志,却在人与妖的斗争中感到茫然,当他终于认清自己,接受自己的时候,他带着笑容牺牲自己,拯救了所有的人。

  这是一个完整的人性蜕变过程,补全了所有的遗憾,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。甚至当小青毫无保留地向他倾诉爱意的时候,我们会有一丝欣喜,因为这样的法海,确实是可爱的,值得拥有这样难得的爱情。

  从得道高僧到搞事恶人,从人神之争到最终落地人间,几百年来,法海的形象一直在随着人心的变化而变化。每一代写白蛇的人,写的似乎都是早已存在的传说,但是实际上却是每个时代自己的故事。

  从这个角度来说,法海越来越可爱,是他的幸运,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幸运。

中国艺人网相关服务